首页  »  都市激情

【一晃如烟之官场风云篇】(12-14)【作者:第三印象派】

07-19来源:加载中【字号:||
字数:7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二)风月【上】

  自恋过后,朱洁想起李志阳还在外面等着,脸色不由得又泛起红晕。虽然两人结合已经有七八年了,可是,以前两个人都忙。除了新婚时,两人几乎是赖在床上不愿起来。慢慢地,新鲜感一过两人的夫妻生活就像例行公务一样。没有了一丝激情,每周两次的频率一直没有变化。可是,次数却越来越少,时间也越来越短。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朱洁虽然还没有到三十岁,在夫妻欲望上面却越来越浓。每当听到单位某某男朋友一晚多少次,或是一次多久。听得朱洁总是心里痒痒的,却又无可奈何。

  这次也许是老天爷可怜她,李志阳被双规接着是双开。从一开始的吊心提胆,到无欲无求。朱洁心里原本还计划着,如果李志阳真的蹲监狱。先就坚守2-3年,把当年欠他的救命之恩给还了,然后就会找个男人嫁了算了。可是,没想到李志阳却意外的无罪释放。更没想到的是,不但官复原职还被安排了一个实权职务。

  工作上面的事情,朱洁并不是十分在意。只要人在身边,自然就要相守相望。让她惊喜的是,从法院回来李志阳居然像结婚时那样,一个下午要了自己三次,这让她更加坚定了跟随李志阳的决心。

  想到这里,朱洁怕李志阳等太久。便打开了花洒,先胡乱地将全身打湿。然后,全身涂满沐浴露。四处一番搓洗之后,便用花洒冲洗干净。接着,放好花洒又从旁边拿出一瓶妇科洗液,倒了一点到手心。双手互相摩擦过后,便分开双腿,将手中的洗液泡沫均匀地涂抹在肉缝上,再用右手将泡沫在肉缝上来往搓洗。不一会的功夫,大腿根部便满是白色的泡沫。

  朱洁感觉差不多,拿起花洒又是一通冲洗。将白色泡沫全部冲洗干净后,这才用右手中指在肉缝中擦拭了几下。然后,将手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确定没有异味了。这才满意的拿起浴巾,将全身擦拭了干净。也没有穿内衣裤,披着一件浴袍便出了卫生间。

  李志阳此时正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床前的电视机,也不知道什么被他打开了。听到卫生间的玻璃门的响声,李志阳不由得望了过去。

  先是一阵水雾蒸汽从门缝里冒了出来,像一团团白色的云朵在天空中漂浮着。接着,就是朱洁穿着一套白色浴袍,宛如一位天使而降。由于刚洗完澡的缘故,原本洁白的肌肤变得水灵灵的,给人一种水嫩白静娇滴滴的感觉。李志阳有些看得呆了,下半身慢慢了一丝变化。

  「看啥呢?哈拉子都流出来了。」朱洁站在那里,看着李志阳的表现。心里暗暗一喜,嘴上却在打趣道。

  「当然是看美女啊!」李志阳故意抹了一下嘴角,假装在擦口水,调笑着说道。

  「贫嘴!」朱洁心里美滋滋的,可是表面上却还是一副冷冰冰地表情,娇嗔道。

  「过来,快过来!让大爷好好疼疼。」李志阳像一个古代老爷,催促道。
  「就不过来!哼。」朱洁站在卫生间门口,故意气着李志阳。

  「哟,这妞还挺烈的,我喜欢!大爷我现在就过去抢人了?」李志阳故意变得凶巴巴地,一面说道一面就要下床。

  「有本事你就过来抢啊,让你抓到我就让你嘿嘿嘿……」朱洁的玩心也起来了,配合着李志阳的表演。不过,嘴上是这样说着。可是,看到李志阳准备下床来抓自己了。又怕他像昨天一样,身体不由得向床边快步走去。

  「小样,我还收拾不了你?」李志阳看到朱洁过来,心里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心里不由得一暖。不过,嘴上还在配合着。

  「哎哟,大爷好厉害哦!就一招吸星大法,就把小女子引过来。厉害!厉害!」朱洁看到李志阳放弃了下床,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当她来到床边,还不忘记表演。

  「小妞,现在知道大爷的厉害了吧!别挣扎了,可是你自己说的哦。让大爷抓住了就让大爷嘿嘿嘿……」等到朱洁来到床边,李志阳一把抓住她的双手,轻轻一拉一扯,朱洁便倒在了李志阳的怀中。

  「大爷饶命啊!小女子再也不敢了。救命啊!呜~嗯~」朱洁倒在李志阳的怀中,却还不忘演戏。假装在那里挣扎着身体,小声地呼救着。却不想李志阳直接把嘴巴怼了上去,两人一下子变成了舌吻。

  李志阳嘴巴在与朱洁舌吻着,双手却没有闲着。左手直接从衣领伸进去,一手便抓住了朱洁的乳房。而右手从腰带处伸进去,目标自然是朱洁的神秘花园。当李志阳的左手轻而易举地到达朱洁乳房时,李志阳是知道朱洁睡觉有不带胸罩的习惯。可是,当右手突破浴袍的阻碍,摸到一片软绵绵毛绒绒的地带时。不由得一股热血涌上大脑,没有想到朱洁居然没有穿内裤。在触觉和思想的双重刺激下,李志阳的肉棒变得坚硬起来。

  虽然昨天做了三次,但是当时对于李志阳而言还在思考着下一步如何发展?三次的夫妻生活,除了是给自己释放压力外,其实就是朱洁一些安慰。所以,并没有什么情调,倒是例行公事的成份更多一些。

  但是,今天不一样。事业上安稳,心里又有对朱洁的亏欠。身体也恢复了一些,再加上朱洁的配合,对于男女之间的性事自然是一蹭而蹴。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轻松,使得李志阳不由得性致盎然。

  朱洁在李志阳的舌吻下明显开始动情了,两边乳房传来一阵阵轻重不一的抓捏感,而自己的阴阜上,在李志阳时有时无的抓挠着阴毛和腹部嫩肉。朱洁明显感觉到,下面开始有些湿意了。这种痒痒地感觉,逼着她不由得夹紧双腿不停地摩擦着。而原放在床上的双手,变成了环抱着李志阳的脖子。

  「小荡妇,内裤都不穿了?」李志阳放开朱洁的舌头,望着朱洁坏笑着说道。
  「你才是荡妇!人家~呜……嗯~」朱洁听到这里脸上红晕泛起,正要说话却又被李志阳的嘴巴给封住了。

  这回李志阳就像品尝天下绝味一样,舌头灵活地在朱洁口腔中胡乱的扫动着。一会伸到左边,一会又扫到右边。不时地,又用舌头去缠绕朱洁的舌头。不时又趁着朱洁不注意,故意放朱洁的舌头进来自己口腔中,然后用力的吸住不放。这一系列的动作,不但弄得朱洁娇喘连连。也弄得两人的嘴边满是口水,在灯光下亮晶晶的。

  朱洁还从来没有享受过样的舌吻,内心里一阵满足。偶尔也会有疑问:也不知道李志阳从哪里学的这些?不过,沉浸在性欲中的朱洁很快就被一阵阵的激情所迷乱,只有配合着。

  李志阳明显感觉到朱洁的动情,特别是抓揉乳房时,左手总是会触碰到已经有些发硬的乳头。虽然右手并没有直接伸出肉缝,可是光是朱洁在那里摩擦着双腿就已经暴露了她的情绪。不由得在心里微微一笑,暗暗地做了一个决定。
  「啵~咚~」李志阳分开两人舌吻的嘴巴,由于吸力的原因,发出开瓶器一样的声音。同时,李志阳抽出了在浴袍中的双手,将朱洁平放到床上。

  朱洁不知道李志阳要干嘛,只是默默地配合着他。等到自己平躺在了床上,李志阳一个翻身,就将自己压在他的身下。两人短暂的一个四目相对,朱洁看到李志阳双眼里充满了欲望。脸色不由是变得更红了,不好意思地将头扭过一边不看李志阳。

             (十三)风月【中】

  李志阳看着身下娇羞的朱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欲望。由于两人的距离如此接近,李志阳的鼻腔里充斥着从朱洁身上散发出来的沐浴露、香水、汗香味,还有一些不说出来的药物香味混合着女性特有的略带有麝香的体香味。这些仿佛是一剂春药,让李志阳没有任何思考大脑里一片空白,心脏的跳动也越来越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只感觉到全身难受,急需一个发泄的出口。

  而两人就这样:一个在静静地看着对方,而另一个却故意不看对方。看似没有交流的彼此,胸膛却由于心情激动而急促呼吸着,造成巨烈地起伏。整个房间此刻安静的可怕,除了清晰的电视机广告声外,还隐隐约约听到窗外的车流声和人声。

  「嗯~呜~」短暂的平静过后,李志阳就像疯了一样。双手稍稍一用力,便将朱洁的脸扭了过来,同时嘴巴也怼了上去,两人的舌头又纠缠在了一起。
  伴随着舌吻,李志阳的双手因为激动而略带着慌乱中,先将自己的浴袍给脱了掉了。然后,又伸到身下三下五除二,在朱洁的配合下将她的浴袍也解开了。接着又抱着朱洁在床上来回滚了几趟,总算将朱洁的浴袍给彻底脱掉了。

  「啵~」李志阳分开两人舌吻的双嘴,然后蜻蜓点水似的开始乱吻起来。而双手直接放在了朱洁的乳房上,两只手不停地搓揉起来。

  「嗯嗯~」李志阳首先攻击的目标就是朱洁的耳朵。先用舌头胡乱扫拭着耳廓,然后,不时地又舔拭着耳沟。接着,从外到里的一圈圈地向耳洞扫去。最后,一口吸住朱洁耳垂,用嘴唇包裹住牙齿,对着耳垂一通轻咬。弄得朱洁全身一紧,然后就是娇喘不止。

  从左耳到右耳又回到左耳,李志阳不停地在朱洁的双耳边来回的舔拭着。弄得朱洁感觉奇痒难耐,却又无可奈何。两手只好抓住床单,双腿不停地摩擦着。看到这里,李志阳不由得心里暗自高兴。

  感觉对耳朵的刺激差不多,李志阳便将嘴巴移向朱洁的脖子处。蜻蜓点水般地先在朱洁的脸上亲了几下,便猛得身体向下滑,李志阳的嘴巴就吻在朱洁的脖子上。

  「嗯哈~」当李志阳的嘴巴放开耳朵,朱洁可以放松一下。可是,当被猛然这样一吻,那种瘙痒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不由得两手猛抓了一把床单,娇喘的声音也变大了一些。

  「嗞~嗞~」李志阳感觉到朱洁的反应,内心又是一阵暗喜。接着,对朱洁的脖子的进攻却是更加激烈。只见他先是用舌头在脖子上,从左到右乱扫一通。然后,就像播种一样,用嘴巴在脖子上面用力的吮吸着。

  「老~公~好痒~嗯~不要~好痒~嗯~」朱洁被李志阳弄得瘙痒难耐,抓住床单的双手越抓越紧,嘴里不由得哀求起来。

  「嗞~嗞~」李志阳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不但速度越来越快,还根据朱洁的语气判断着她的性感带在哪里。然后,故意加重了对性感带的攻击。

  「嗯哈~啊~老公~不要~痒~受~受不了了~嗯哈~」朱洁这下完全是全身无力,痒得她不得不放开床单。双手直接去抱住李志阳的头,想让减少一些刺激。

  「啵~」李志阳的头由于被朱洁的双手抱住,这对他的动作造成了一些影响。又在无意间看到朱洁的脸色,像喝醉酒一般变得红通通的。便在朱洁的脖子下面种了一个「草莓」印后,放开了对朱洁脖子的进攻。当李志阳抬起头时,朱洁也配合着放开了李志阳。

  「舒服吗?」李志阳看着脸色红扑扑的朱洁,附在她耳边轻声地明知故问道。
  「坏蛋!」朱洁红着脸,娇羞地撒娇道。

  「那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坏蛋!」李志阳听到这里,奸笑道。

  「不要……嗯哈~」朱洁话音未落,结果李志阳却直接一头扎向那对36C的乳房。他的左手刚抽回,嘴巴却一口含住了早已挺立的乳头。朱洁又是全身一紧,娇喘起来。

  「嗞~嗞~」李志阳先用舌头在乳头上面胡乱地扫拭一番,接着又用嘴唇包住牙齿,对着挺立的乳头轻咬起来。

  「啊~老公~好痛~啊~好痒~啊~不要~啊~」朱洁的乳头上传来又麻又痒又痛的感觉,如同被电击的感觉一般。弄得她胡言乱语,刚刚放下的双手不由得又伸向李志阳的头部伸去。

  不过,这次李志阳却保持了机灵。看到朱洁的双手过来了,立刻换了一个方向。巧妙地避开了朱洁双手的同时,又像刚才对待左乳房一样抽回搓揉乳房的右手,嘴巴直接吸在了另一个乳房的乳头上。

  「嗯……老公~坏!嗯哈~」朱洁被这样一弄,嘴里又娇喘起来。双手又向着李志阳的头部伸来。

  「啵~」李志阳看准时机,猛吸了一口朱洁的乳头。然后,又用嘴唇包裹着的牙齿卡住乳头,向上轻轻一扯。不过,由于用力的缘故并没有拉扯多高便松了下来,发出类似开瓶的声音。

  「嗯哈~」朱洁被迫着身体随之向上一抬,原本打算去抱李志阳的双手不由得分到床单上,用来支撑身体。朱洁只感觉到乳头仿佛被针扎一样,立刻传来一种酸痛的感觉。对于这种感觉,惹得朱洁又爱又恨,娇喘声却又变大了一些。
  李志阳没有想到,朱洁这样敏感。犹如发现了新大陆,于是两只手交替着一只手撑住身体,另一只手像搓揉面团一样搓揉着乳房。而嘴巴像刚才一样,不停地在朱洁乳头上不停地吸住再拉扯起来。

  「啵~嗯哈~」「啵~嗯哈~」顿时,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吮吸声和呻吟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朱洁早已经放弃抱住李志阳头脑的想法,身体只能靠着双手支撑着。大脑里面一片空白而又全身无力,下面也早已经洪水泛滥。她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一口水井,一口就要满溢的水井。她此时需要一个井盖,一个楔形的井盖堵住这快溢出的井水。

  李志阳满足地听着朱洁的呻吟声,感觉自己就像一位战无不胜的将军。在战场上横扫一切,将敌人打得落花流水一般。借着床头灯,李志阳清楚的看到原本棕粉色的乳头,在自己的吮吸下变成了棕红色。原本弹性十足的乳房,已经被自己的魔爪揉捏的有如发面一样柔软。抬头看了看朱洁的脸庞,滑嫩的脸上红光满面又略带有一丝不满。

  如果说女人的表情是如痴如醉,那就证明男人仅凭一个前奏就能让她臣服。而如果只是脸色红润,那么只能说明女人已经到了临界点。现在还差一个步骤,让她被彻底征服的重点。李志阳当然知道还差什么步骤,他接下来就是要来完成这个重点。

  心里这样想着,李志阳在给朱洁乳头的同时。将自己的身体直接压在朱洁身上,原本用来支撑身体那只手直接向着朱洁的下面摸去……

             (十四)风月【下】

  朱洁忘情地享受着李志阳给自己带来的快感,丝毫没有察觉到李志阳在给予乳房刺激时,闲着的手已经在向自己的下体伸去。此时的她,内心里期待着充实的感觉,急需李志阳能够填满自己的空虚。但是,由于女人的娇羞,还有仅存的一丝矜持,让她只能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着。

  「嗯哈~啊……」俗话说的好来了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朱洁还在胡思乱想之间,猛然感觉空虚的小穴中突然有了一丝充实。虽然细小,却让空虚的感觉减少了几分。

  李志阳原本想着用手去刺激阴蒂,等小穴湿了再去抚摸肉缝。可是,当他的手只是来到阴阜处,便感觉到连大腿根部都是淫水。于是,立即改变初衷。直接将自己的中指,顺着肉缝向朝小穴插了进去。顿时,只感觉中指便进入了一个滚烫湿热的所在,被紧紧的包裹起来。

  「嗯—嗯~啊~」俗话说的好:苍蝇再小也是肉。虽然只是一根小小的手指,确给空虚的朱洁带来了莫大的安慰。当手指在小穴内慢慢开始模拟性交时,朱洁再也忍不住地呻吟起来。

  「嗞嗞嗞~」李志阳的手指在淫水的帮助下,快速地抽插起来。不时地,又用手指在小穴口上画着圈圈。渐渐地,原本只是一条小缝的肉穴口变成了一个小圆口。阴道内的分泌物便流了出来,顺着会阴再到肛门,最后滴落到床单上。
  「啊~老公!不要~啊——我要~啊~」朱洁再一次语无伦次地欢叫起来。
  「你要什么?」李志阳明知故问,而在肉穴中的手指却一刻也没有停留。
  「老公~啊~我受不了了~要~啊——」朱洁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觉到花心一震。全身不由自由地抽搐了几下,竟然来了一次高潮。

  李志阳没想到朱洁这么敏感,刚才他只是在无意间将手指顺着阴道壁向前滑去。隐约感觉手指在中途碰到了几粒小肉芽,不过多久,手指就接触到一团软绵绵的嫩肉。结果没多久,只感觉到手指在阴道中被一阵毫无规律的收缩挤压着。想抽出手指,却仿佛被一种无名的吸力所吸住。而阴道深处也似乎喷出一股热流,一会的功夫整个手指就变得湿漉漉的。李志阳心里明白,朱洁的高潮来了。
  过了好一阵子,朱洁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却看到李志阳正用手撑着脸,趴在身边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一想刚才在李志阳的手指下就高潮了,原本粉红色的脸庞变得更红了。

  「老婆,刚才舒服不舒服?」装痴是李志阳的惯用伎俩,看到朱洁从高潮中醒来了,便故意问道。

  「大坏蛋!不舒服。」朱洁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娇羞着说道。

  「那床单怎么湿了?」李志阳指了指还有水渍的湿床单,坏笑道。

  「都是你弄的!」当朱洁看到那一块巴掌大小的湿床单,更加不好意思了,嘴巴上却还在争辩着。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那我再弄湿一点,咱们一起画个世界地圈呗。」李志阳看着娇羞的朱洁,再也忍不住一把将朱洁压到身下,用双腿用力地将朱洁的双腿分开。

  「不要!不要!」朱洁自然知道李志阳要干嘛,但是却在那里摆出一副欲拒还迎的表情。双腿配合着分开来,但是身体却在挣扎着,嘴上在乱叫着。

  「小样,我还收拾不了你!快,火力支援。帮我扶一下,对准一下!呃~」李志阳当然知道朱洁这是在和他开玩笑,不过他只是附在朱洁耳边悄声一说。坚硬的肉棒便被一只玉手轻轻握住,彼此似乎有一种默契。在这只玉手的指引下来到一团充满着湿热的嫩肉前。随着玉手将肉棒向后轻轻一撸,接着松开后,李志阳只是轻轻向前一推,整条肉棒便滑进了一个紧致温热而又潮湿的肉腔中。不用猜便知道是那里,爽得李志阳不由地呻吟了一声。

  「嗯~」朱洁随着李志阳的肉棒进入小穴中,同时也发出舒爽的呻吟声。将松开肉棒的玉手抓向了床单,刚才分开的双腿则由平放转换成弯曲着,变成了一个「M」型。原本像一线天的的肉缝,也变成了一个「O」字型。像一张张开的小嘴,吸住一根硕大的热狗一般。

  对于生活了这么多的夫妻来说,李志阳对朱洁的身体并不陌生。而之所以每次都要朱洁用手扶着肉棒进去,其实主要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原因嘛,这些年李志阳因为工作的应酬,身体对于熟悉的肉体早已没有了什么兴趣。虽然每次都能正常的插入,可是为了防止肉棒在进入后没多久就变软掉。两人在试验了多次以后,这才摸索出用玉手指引的办法。

  其次,李志阳还有一个轻度包茎的隐疾。勃起后也能露出龟头,但是还是被包皮挡住一些。这也是为什么朱洁每次在握住肉棒后还会向后一撸,其实是将多余的包皮向后褪去。这样一来,露出龟头的肉棒便能感觉到更加强烈的刺激。
  「噗哧—噗哧—」李志阳的肉棒进入小穴后,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会。在感受到来自小穴内的收缩催促,便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

  「嗯哈~嗯哈~」随着李志阳肉棒的进出,朱洁双手紧抓着床单,呻吟起来。
  「噗噗噗~噗哧~」在听到朱洁的呻吟声后,李志阳感觉到了肯定和认可。便使用了九浅一深的方式慢慢地抽插起来。

  「啊哈~啊嗯~」朱洁感觉到李志阳的抽插方式有所变化,特别是当李志阳的肉棒时不时地扫过G点,那种酸麻感是手指所不能带来的,呻吟声也变得越来越销魂,给人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噗噗噗~噗哧~噗噗噗~噗哧~噗噗噗~啪~」在慢慢地适应了彼此性器官之后,李志阳便将九浅一深由慢变快,特别是最后一深试着加大了力度,造成胯部与朱洁的阴阜由于撞击而发出肉击声。

  「嗯啊~嗯啊~啊~」随着李志阳的速度加快,朱洁的呻吟声也变得急促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李志阳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而力量也越来重。伴着力量的增加,肉棒的深度也越插越到深。不一会,李志阳就感觉自己的龟头总是在有意无意之中顶到一团软肉,不用猜那就是子宫口。
  「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哈~」朱洁只能随着抽插声伴着肉击声的节奏呻吟着。

  此时朱洁的下体已经是一片狼籍,在李志阳前期的努力下,阴道内的爱液以及分泌物越来越多。而当李志阳像打桩机一样快递抽插时,肉棒便将阴道内的爱液和分泌物带了出来。混合着李志阳龟头上马眼分泌的爱液,变成了乳白色类似牛奶一样的白浆。随着李志阳不断的耕耘,弄得肉棒和小穴口以及大腿根部到处都是。

  而有一些白浆由于时间太久,已经干涸成白色粉末。薄薄地一层铺在朱洁的小穴周围,还有李志阳的肉棒根部。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两人的交媾。相反,在润滑过后变成了快速干燥剂,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李志阳渐渐感觉到自己也快到临界点了,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啊哦~啊哦~哦哦~啊……」果然,在李志阳的快速的抽插中,朱洁再也坚持不住,上半身猛然向上挺起。随之而来的便是阴道深处一股热流喷薄而出,阴道壁不停地收缩。全身不由的抽搐起来,双腿无力地垂了下去,又一次高潮了。
  「老婆!我射了,呃-啊~」李志阳只感觉原本就已经有些酸麻的龟头,被一阵热浪冲洗而过。随后,在阴道内的肉棒像被一只小手不停地握住又放开一般。正打算将肉棒抽出来,朱洁下垂的双腿又将小穴口卡住。李志阳再也忍不住,龟头一阵酸麻马眼便一松,千万子孙便从睾丸中冲了出去。

  顿时整个房间安静下来,周围一片宁静,就连电视机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关上了。李志阳趴在朱洁的身上大口的喘着气。而朱浩像一具尸体大字型的躺着,闭着眼睛在那里喘着粗气。在她的小穴处,李志阳还未软化的肉棒依旧被卡在双腿间,但是,一滩乳白色的液体从肉棒与小穴的缝隙中慢慢地流了出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